+A -A
设置

你是孤的心上人(长愿渡情)下+番外 第2页

伪装的。他应该十分精通傀儡术,姬永琨当时动作流畅,完全看不出被控制的痕迹。"

奚荣升沉吟了片许,又问:"孤记得之前武试上有名宫侍被控制同你传过话。两者之间可有什么区别?"

听他这么一说,姬歧就忆起来了。

"那名宫侍......动作很僵硬,仔细一看就能察觉出端倪,而且很容易就被臣给制服了。但......这差别,也许是因为距离的关系,臣没有在现场发现控制的人。"姬歧如醍醐灌顶,肃然道,"陛下,臣以为那黑衣人很有可能就是危其靳的人。"

奚荣升却不觉得这事与危其靳有关。

从危其靳之前的行为来看,他在灵族做的那些事,更倾向于是在逗姬歧玩,并没有对姬歧造成什么实际伤害,更没有恶意。

最主要的是冥冥之中的直觉。

"孤觉得此事与危其靳无关。"

姬歧皱眉道:"为何?"

奚荣升道:"你说姬永琨现在重伤垂危,他的伤势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受控制的反噬呢?"

"应该不是反噬。"

"那就是有人刻意为之了。"奚荣升认真分析,"凶手利用他伤了你,后来没有直接将他给扔下,而是有意打断了他浑身筋骨,留了他一命苟延残喘,饱受痛苦--这一步对凶手而言是毫无意义的。做出这种事的人要么是变态,要么就应该是与姬永琨有仇。"

"危其靳性格谨慎,他定然不会派可能会造成变数的人来灵族。之前他们的行动看似无厘头,实则是有自己的章程在的,而此人和他们不像是一路人。至于第二种可能......危其靳就更不可能与姬永琨结仇了。你认为呢?"

姬歧抿唇沉默了半晌,低头道:"陛下抱歉,是臣狭隘了。"

奚荣升伸手将他抱在了怀里,让他侧坐在自己腿上,握住了他受伤的手,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,说道:"你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孤定然在凶手动手前,将他捉拿归案。"

姬歧靠在他肩上,低声道:"臣是怕贼人利用臣,伤害陛下。陛下乃是灵族至尊,若是......"

"你也是我灵族的皇后,不得有失。"奚荣升搂紧了他的腰,道,"孤送你回寝宫休息,剩下的事都交给孤来解决吧。"说罢,他就将姬歧给横抱了起来。

姬歧轻微地动了动,"臣能自己走的。"

"你受伤了。"

姬歧:"......"他伤的是手,不是脚。

眼看着出了书房,姬歧将脸埋在了奚荣升胸口。

私下与陛下怎么亲热都没有顾忌,但在大庭广众之下,两人这姿势,就足以让姬歧难为情了。

说实话,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以横抱的姿势示人,但姬歧之前都是抱人的那个,现下被抱的心理历程,就与之前截然不同了。

换作平时,奚荣升此时定会调笑姬歧两句,现在他没有那个心情。

他将姬歧送回了寝殿,"好好休息,等孤回来。"

姬歧仰躺在床上,内疚道:"是臣无能,劳陛下为臣费心了。"

"别说这么见外的话。"奚荣升道,"贼人针对你,大抵也是因为你的身份。这么说来,是孤连累了你。"

简单地聊过几句后,奚荣升嘱咐宫侍好好照顾他,出了寝宫,道:"让罗总管到书房来见孤。"

罗焯匆匆赶到。

奚荣升开场就问:"如今朝中有精通傀儡术的人吗?"

罗焯先是一怔,后回答道:"械堂有许多精通傀儡术的人。"

"械堂?"奚荣升皱眉,他忆起来一个人,"支正卿的大公子,我记得就是械堂的人吧?"

"是。但他主要精通的是机关术,傀儡术应该只算是略懂。"

械堂的人普遍都不常在他面前晃,奚荣升认识的也只有支清李一人,"召支清李来见孤。"

罗焯抱拳正要退下,奚荣升突然又问:"你可知中了血凝草之毒,滴出的毒血,除了诅咒外,还有什么作用吗?"

罗焯面上的讶然一掠而过,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,很快他低下了头,说道:"臣对此知之甚少。"

"好了,你下去吧。"

罗焯却没有立即退下,状似无意地询问了一句:"陛下问这个......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"

姬歧受伤,马上就要封城找凶手,这事没打算瞒。奚荣升就将事情都说了一遍。

罗焯听完后面色凝重,久久无言。

"你对此可有什么见地?"

罗焯摇头,"臣告退。"

支清李近年来难得被召见,前一刻钟还在械堂忙活得灰头土脑的他,后一刻就匆匆换上了朝服,进了宫。

他行礼完毕后,奚荣升直奔主题,"孤此次是想询问你关于傀儡术的事。"

"傀儡术?"支清李愣住,道,"微臣对此也只略有研究。"

"略有研究就够了。"奚荣升道,"孤想问你,傀儡若要达到像人一样行动自由,甚至能够打斗,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傀儡又是怎么操纵?"

第66章

支清李沉思了片刻,答道:"傀儡大致可以分为两种,一种是直接操控人的肉体,另一种是制造出来的假人。"

"前者,由于被操控的人自身还有意识,所以对操纵者而言,想要让他们完完全全服帖,如正常时候一般,是几乎不可能的。倘若是尸体的话,它的肌肉僵硬,也难以达成目的。"

"后者......本来传统都是用木头或者铁之类的制成,对操纵者的精神力需求相较前者,可能就更低。但是也有个例外。"

奚荣升问道:"什么例外?"

支清李看了他一眼,说道:"陛

Copyright©2011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
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[email protected]